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那是一段彷徨、慌乱的岁月,回想起来,还是觉得苦苦的

2019-08-29 点击:975

  小说:那是一段彷徨、慌乱的岁月,回想起来,还是觉得苦苦的

  庄意正在发愁给谁打电话的时候,她的手机响了。她看了一眼,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慌。电话是弟弟打来的,她很不情愿在这个时候接到弟弟的电话,因为她不知道要跟弟弟说些什么。但弟弟一直是她心里最牵挂的人了,她多么希望能够帮上弟弟些什么忙,把他从老家带出来,给他找个工作。读书的时候她甚至还想过等她毕业挣钱了,她要在城里给弟弟买所房子。可是,如今毕业都快四年了,自己的境况都是那么地糟糕,靠什么去帮助弟弟呢?这是庄意心里最大的隐痛了。

  庄意深深吸了一口气,用轻松的语气接起了弟弟的电话。

  “庄康吗?你在哪里呀?”

  “喂,大姐吗?我在隔壁二叔家呢。姐,你近来好吗?工作好吗?我现在在家里跟着二叔帮村里装自来水管呢,有工资的,每天二十块钱。”

  “是吗?那也挺好的,你先干着。你在村里干活,家里忙的时候你也能帮上忙。”

  “是的,家里的重活也都是我干的。二叔也说了,在村里干活肯定没有在城市里上班挣的多。”

  “那是的,因为城市里消费也挺高的。我都留意着,有合适的话,我就把你带出来。你在家里要听爸妈的话,不要让他们老操心。”

  庄意的弟弟庄康在父母面前有些叛逆,不怎么听父母的话。庄意觉得是父母不太理解弟弟,其实弟弟是一个心地很善良,也很有能力的人。但是父母却老是拿庄康和邻居家的同龄小孩比较,总是拿自家孩子的缺点去比别家孩子的优点。庄意有时候也很反感父母的做法,但是父母总是说“我们是为他好”。在家里,庄康就喜欢和姐姐多说话了,因为就只有姐姐理解他的内心,给他鼓励。弟弟的成绩不好,上完初中弟弟就辍学了,那时庄意正在读高二。不上学了的庄康更加无所事事了,也出去打过工,在装修队里帮忙搬东西。但最终是因为装修队干活辛苦,没能坚持下去。庄意的父母因此就更看不起她弟弟了,说他是要头脑没头脑,要力气没力气。弟弟是自从不上学后,和父母的隔阂是越来越大了,后来干脆就不理他们了。庄意知道,弟弟今天的这种情况,和父母不得当的教育有很大的关系。庄意有时甚至有点恨他的父母,是父母亲手把弟弟弄成今天这个样子的。

  相反地,庄意从小就很受到家里的宠爱,因为她乖巧、懂事、学习成绩很好,而且她很能体察父母的辛劳,从来不乱花家里一分钱,吃、穿都很朴素。初二的时候,全班同学,就只有她还愿意穿解放鞋的。她说了,解放鞋耐穿,穿几年都穿不坏。正因为她懂事,所里家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她的身上,也把大部分的爱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。有时庄意就会在想,肯定是自己分走了应该属于弟弟的那份爱,如果不是自己,弟弟可能会得到长辈们更多的爱护和关注。所以,庄意一直有一种欠了弟弟的感觉,从她上大学的时候她就在想,等以后工作了,一定要给弟弟补偿。

  庄意还有一个妹妹,妹妹的性格和她一点都不像。妹妹比较直爽、泼辣,和谁都敢顶撞。在三兄妹当中,庄意无疑使最得宠的那一个了。妹妹初中毕业上了中专,毕业后就在离家不远的一座小城市顾城上班了。工资不是很高,但福利不错,因此也还算稳定。庄意有时候也在想,自己上了四年的大学,还不如妹妹上了一个小中专呢。

  和弟弟通完电话,庄意意识到,自己必须要顽强起来。弟弟是多么渴望别人能帮他一把呀,而且把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了。不为别的,就为了弟弟,自己也必须要振作起来,努力拼出个样来。

  对了,飞儿,必须给她打一个电话。

  “飞儿,你快下班了没?我今天辞职了。”

  “辞就辞了呗,不早都想辞了吗?怎么,你还有点留恋周扒皮?辞了再找一个好的。”

  “没有,我……”

  “我跟你说,别跟我说你后悔了,你就这点骨气?你在哪?回去了没?”

  “没有,我……”

  “我觉得辞职没什么大不了的,早都该辞了,让他剥削了那么长时间,要我说,你都该请客,庆祝一下下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我今天晚上回去晚一点,你做饭够你吃就行了,别给我留了。你庆祝辞职的事以后再说了,我保证参加。“

  在接连几次被胡飞儿抢了话之后,庄意终于忍不住,她提高了声调,说:“胡飞儿,你还让不让人说话了,你打机关枪呢,你还有没有同情心了?工作再不好那也是份工作,没工作了,你不该安慰一下呀,你还连话都不让说了。”

  “不是不让说,我是想看你还有没有发火的力气,有的话,我就可以放心点了。你要理解领导的一片苦心哈!”飞儿在电话那头出声笑着。

  “你怎么那么讨厌!”庄意还真被她逗笑了,“你今晚怎么又有事呢,是不是还是和上次那个约会了?没人性的家伙。”

  “他说请我吃个饭。”

  “你问他能带家属去不,把我也捎上算了,让我也吃一顿。”

  “这次就算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让你宰他,以后吧。”

  “你还当真认为我想去呢,我还是回家吃我的鸡蛋面吧。”

  和飞儿说完电话,庄意觉得好像轻松了一点,看来朋友还是有点用处的。

  看来飞儿是真的恋爱了,晚上是过了十一点才回来的,一脸小女人甜蜜的样子。

  “庄意,我知道我该早点回来的,你今天辞了工作,心里肯定会有点不舒服,我该多陪你一会的。可是,我们是早上说好的,晚上吃完饭看场电影,本来打算看八点钟那场的,可是去迟了,我们看了九点半那场。这不,一看完我马上就回来了。你现在心情怎么样了呀?好点了没?”飞儿陪着笑脸,小心地解释着。

  “我的心情还没好,晚饭都没吃呢,估计我也吃不下,所以就省了。不过,现在有点饿了,你给我弄点好吃的。”

  “啊!现在弄吃的呀?弄什么呀?”飞儿一脸的无助、无赖、无辜。

  “什么都行,西红柿鸡蛋面、油泼面……,什么都行。你能弄个糖醋排骨,糖醋里脊之类的,我也吃。”飞儿说到这里自己笑了起来。

  “啊?咱不吃那些了,行不?太晚了,再说了,你什么时候见我弄过吃的?我不是不会吗。”飞儿一脸的可怜状,继续说:“庄意,我买了两个果冻,本来是一人一个的,现在全给你了。”飞儿边说着边从手提包里拿出两个大大的水果果冻。

  庄意扑哧一下笑了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  “算你还有点良心,快,伺候本宫吃果冻,把它揭开。”

  “嗨依!”

  “你应该说‘嗻’”

  “嗯,‘嗻’”说完,飞儿把一个揭开的果冻连小勺一起递给了庄意。突然她瞪眼看着庄意说:“‘嗻’好像是太监说的吧?”

  她们对视那一刹那,都被对方的神情逗笑得都趴到了床上。

  好不容易,笑完了。庄意一边吃着果冻一边问飞儿。“飞儿,你是不是又在谈恋爱啦?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呢,我给你把关。”

  飞儿趴在床上,一只手托着下巴,眨巴着眼睛对庄意说,“什么叫又呀,这是我的初恋好不好?你可不许诬蔑我。时机成熟了我自然后跟你介绍的,不要着急。”

  飞儿对陈文斌的无声消失的事一直都耿耿于怀。当时飞儿并没有和庄意说她和陈文斌是怎么分手的,不过后来飞儿也透露过,说,陈文斌觉得自己是公务员了,是真正意义上的吃皇粮了,铁饭碗了。而飞儿工作不稳定,也不是本地户口,于是心就淡了。可能就是借一次吵嘴,就把飞儿给甩了,不联系了。飞儿后来也主动联系过陈文斌,不过电话打不通。飞儿也说,她压根就没看上那个男的,势利浅薄,跟市井小人一样。因此,她打心里不愿意承认她有过这样一段恋情。

澳门银河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myspacesources.com 技术支持:澳门银河官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