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儿童色情产业令人发指!2年前伸向幼女的黑手,至今仍未斩断

2019-09-06 点击:1079

  原创酷玩实验室昨天我要分享

  2017年,我写了一篇关于淘米公司的文章。

  

  文章讲的是淘米公司开发了一个游戏,一群禽兽利用这个网络游戏性侵幼女,长达7年的时间。

  这篇文章引发了很多读者的讨论。他们其中大多数都是第一次知道,原来一些肮脏不堪,见不得光的人,就生活在我们周围。

  7天后,我收到了淘米公司的律师函。

  这款游戏叫做“小花仙”,它是淘米公司运营的一款面向少女儿童的换装游戏。

  

  游戏里的服装道具确实很好看,加上操作也很简单,“小花仙”吸引了一大批未成年少女。

  但是这一套漂亮衣服,换算成人民币要几十块钱,而这样的衣服在这个游戏里,有成百上千套。

  小孩子们当然没有那么多钱去买,只能辛辛苦苦的去攒游戏里的道具灵豆,攒够了再去兑换套装。

  

  单看游戏设定,“小花仙”绝对不可能会和成年男性挂钩。

  但不知道他们其中的哪一个,发现了这款游戏,一双双罪恶的眼睛,开始盯上游戏里的女孩们。

  渐渐地,“小花仙”里开始出现这么一群人——他们在世界频道发言,号称自己会免费送可以兑换套装的米米卡。

  

  当然,前提是你可以视频,一丝不挂的那种。

  小女孩们根本不懂这些,她们甚至还在收到米米卡之后,在对方的留言板给“好评”。

  在裸聊之后,一些人甚至还会在现实中约这些孩子出来,实施侵犯。

  他们还有群,会互相分享经验,分享“资源”,有人洋洋得意的炫耀,自己已经“得手很多次了”。

  

  这一现象,在“小花仙”里,整整存在了7年。在这7年里,淘米公司对此视而不见,默许罪恶之手,一次次的伸向未成年少女。

  直到2017年5月,微博网友“黑客凯文”将这件事情曝光,这些卑劣行径,才被大众所知。

  这个话题,受到众多网友关注,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首。

  面对网友们的口诛笔伐,淘米在几天后,给出了自己的处理办法——关闭世界频道发言功能。

  

  全民谴责,可性侵儿童的人,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处罚。

  这件事,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
  距离“小花仙”事件,已经过去整整两年,恶魔们还在吗?孩子们还好吗?

  01

  去网上搜索相关的消息,我发现,2019年8月25日,曝光过“小花仙”的微博用户“黑客凯文”,在他的微博贴出了一位网友的投稿。

  

  这位网友的表妹,还不到14岁。她在玩一款叫做“奇葩战斗家”的游戏时,看到世界频道有很多人在发单挑的消息,她也就发了一个。

  消息刚发一会,就有很多人加她好友。在PK结束后,赢了的那个人要求她愿赌服输。

  小姑娘问要做什么时,对方表示要拍裸照给他看。

  

  必须要脱光,还必须要露脸。

  这个男子的QQ资料显示,自己23岁。

  在蛋蛋姐的常规认知中,称得上猥琐、下流的,一般都是那种大腹便便、秃头的油腻中年男子。

  可他23岁,一个本该积极、阳光的青年,在诱骗一个不到14岁的小女孩给他拍裸照。

  和最近的我一样,“黑客凯文”当天晚上气的没有睡着。

  他以为自己两年前的曝光,会改变一些东西。

  但事实上,什么都没有。

  为了去见识这些人的“庐山真面目”,蛋蛋姐下载了一款游戏。这款游戏的核心用户基本都是“00后”,号称是“00后最受欢迎的社交养成平台”。

  

  和大多数游戏一样,它也可以换装。这款游戏有上千种服饰,满足不同人的审美。

  而它的另一大特色,是社交体系。

  正常情况下,这个社交体系的画风是这样的。

  

  蛋蛋姐特意去请教了公司“00后”实习生,才弄明白“mmdd”“wysln”等词的意思。

  尽管有代沟,但谈论的大多也是一些关于追星、恋爱的话题。

  但只要超过三分钟,你就会看到这样的消息。

  

  找女儿,找妹妹,找宠物,一开始在游戏里看到这些词,蛋蛋姐我有些懵。女儿和妹妹好理解,那宠物又是什么呢?

  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两个人在游戏里可以结成宠物关系,而且还会自愿达成一份宠物协议。

  

  触乐网的记者窦宇萌曾卧底过这些游戏平台,和游戏中的一名男子结成宠物关系后,对方要求他听从一切命令。

  但这些命令是什么呢?发语音叫对方主人,脱光衣服用手机拍摄身体给他看。

  只要有一点违逆,对方就会生气地说:你不听主人的话了吗?

  我们永远不会想到,一个十几岁的女孩,在面对这些时,会发生什么?

  我们也很难想象,在网络环境愈发改善的当下,这些词会和“00后社交平台”产生任何的联系。

  最令人意外的是,这些消息,都有很多人点赞,甚至还会有人主动在下边回复。

  也就是说,他们很受欢迎。

  

  这一场景,和“小花仙”莫名的相似。

  有个成语叫做“附骨之疽”,形容侵入到内部又难以处理的势力。而这群人,就是未成年少女的“附骨之疽”,他们比大多数人更了解未成年少女。

  2

  你一定听说过“PUA”,听说过“杀猪盘”,但那些都是针对特定的成年人群。而这群藏在网络里的黑手,针对的是十几岁的女孩子。

  他们明白未成年少女们的梗,知道未成年少女们喜欢什么,也懂得怎样一步步的降低她们的防备,成功诱骗。

  

  2019年8月,有网友发现咸鱼上售卖的洛丽塔裙子,一毛一件。

  

  洛丽塔是少女们很喜欢的一种服装风格。在日本,他们将洛丽塔视为可爱少女的代名词,甚至把14岁以下的少女,统称为“洛丽塔代”。

  但是一件洛丽塔的裙子少则数百元,动辄数千元。即使是二手闲置,也不可能卖到这么低的价格。

  但当你仔细去看商品详情,“一炮一件”。他们在用洛丽塔裙子当“诱饵”,诱骗未成年少女。

  

  即便是没有这么“露骨”的字眼,当其提出“面交”时,小女孩倘若没有一定的防范意识,仍会被其骗至家中,实施侵犯。

  电影《熔炉》里的一个镜头,是很多人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小女孩躲在了厕所里,校长的头突然从隔板探出。无论你躲到哪里,我总能轻易的找到你。

  

  这个电影里的情节,就在我们的生活中真实上演。

  他们就像是一群“狩猎者”——潜伏在各个游戏中,潜伏在社交平台里,眼睛盯着“猎物”,在她们放松警惕时,一击必中。

  各种APP,各种游戏,只是这些“狩猎者”的平台而已。网友举报了哪一个,他们换其他的就好。

  

  2018年12月17日,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洞井派出所接到报案,一个12岁的湖南小姑娘被网友性侵。

  警方经过长达20多天的艰难取证,终于还原了整个事件。

  犯罪嫌疑人白某,在一游戏中认识受害人后,经常与受害人进行聊天,两人成为网友。在聊天过程中,白某多次表示要和受害人谈“男女朋友”,并表示自己一定会“照顾她”、“疼她”、“爱她”。

  2018年7月底,白某来到长沙,约受害人见面,并多次实施性侵。

  

  更恐怖的是,这种对未成年的侵害,还可能会一带一。

  2013年,昆明一网友张丽回到家后,看到自己12岁的侄女一丝不挂地蹲坐在电脑前。更让她震惊的是,摄像头居然还开着,对面是一个中年男子。

  

  张丽问过侄女之后才知道,侄女在玩一款网络游戏,是对方要求她开视频裸聊。

  气不过的张丽,当即就报了警。

  警方在调查后发现,张丽侄女在玩游戏过程中,认识了一个网友,这个网友用充游戏币来诱骗张丽的侄女裸聊。

  张丽的侄女觉得这没什么损失,就答应了。在第一次收到游戏币后,她还把这个人介绍给自己战队里的朋友。

  

  到最后,张丽侄女班上20多个人,都参与了视频裸聊。

  他们仅仅是为了游戏币。

  事实上,利用游戏币充值诱骗未成年人,已经成为这些“狩猎者”的惯用伎俩。

  女童保护发起人孙雪梅在接受采访时就曾提到,她们遇到过多起,通过游戏币充值,在线上实施让孩子脱光衣服拍照、拍视频的行为。

  甚至有的受害者,最终变成了皮条客。

  

  这样的案例不计其数,小花仙7年,如今又两年过去了。时光匆匆流过,似乎没有在这件事上留下一点痕迹。

  唯一变化的,是被侵害的人数越来越多。

  03

  除了身体上的伤害,更让人心疼的,是之后带来的二次伤害。

  这些不雅照片、偷拍视频,会流向哪里呢?

  2017年7月,聊城市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刘某。他建立了一个叫做“萌妹子”的论坛,贩卖、传播儿童色情视频。

  

  2017年8月17日,郑州公安局将论坛“西边的风”管理者抓获,该网站宣传恋童癖,并有多部儿童色情视频。

  2017年8月25日,有网友曝出一个叫做“萝莉资源”的网站,大肆贩卖各种未成年人的视频和照片。

  

  2018年8月,六安市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齐某。他创办的“正太社区”网站,传播淫秽色情和图片。共有视频2000多部,图片8000多张。

  而这些网站的中最大特点,就是付费会员极多。

  “萝莉资源“网站有140万注册用户,其中20多万,都是付费会员。他们通过充值会员下载视频,再转手将这些视频卖给其他人。

  

  在QQ群和贴吧里,只要你搜索“小萝莉”、“低年级女生”等字眼,就可以搜到一大堆相关数据。

  它的最终售价,可能仅仅只有29元。而这部分人,会把这些视频免费分享给其他人。

  它们的最终传播量,可能是网站数据的成百上千倍。

  这些视频能在网络上肆意传播的根本原因,是我们的法律,对这些恶人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。

  

  在法国,向未成年人展示一些少儿不宜的物品时,可以判处5年监禁。如果这一行为发生在网络,那可加刑至7年监禁;录制、传播未成年人色情图片或视频者,分别可判3年监禁和5年监禁。

  在英国,如果没有合法理由,只要下载儿童色情,不管你传播与否,等待你的就是最高10年的监禁。

  在美国的佐治亚州,性罪犯不得在学校、公园、泳池等地方300米的范围内工作或者生活,违者立即逮捕。

  2011年7月,韩国通过了对儿童性犯罪者实行化学阉割的法案。

  

  但在中国,相关法律仍不完善。

  首先是性别。对儿童的性侵犯罪,我国法律上男女有别。奸淫未成年男性的,归入“猥亵儿童罪”,不适用于强奸罪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施害人的最高刑期不会超过五年。

  其次由于取证困难,导致定罪界限模糊。我国法律规定,“猥亵儿童可能构成犯罪,也可能不构成犯罪”。

  如果不构成犯罪,那就只适用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处理。

  

  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四十四条规定:“猥亵智力残疾人、精神病人、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。”

  只有15天的拘留。

  犯罪成本低,导致视频和图片被肆无忌惮的传播,引诱更多的人“猎奇犯罪”,这就是性侵儿童事件愈发频繁的原因。

  尾声

  在我写结尾之前,我又去看了一遍《素媛》,我试图去感受那种恐惧,然后可以写出一个振聋发聩的总结。

  但当素媛躺在病床上,问了那一句“我做错什么了吗”,我再也看不下去。

  

 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做,“有哪些你准备藏一辈子的秘密?”。

  不匿名的用户,说出来的都是特别好笑,特别囧的事情,比如吊入粪坑啊,不会二年级儿子的奥数题。

  但匿名的,大部分都在讲述,自己童年时期,遭遇过性侵和猥亵。

  他们其中,有男生,有女生。

  当你看到这些绝望、自责的文字时,很想穿过屏幕,去给他们一个拥抱,去告诉他们:

  这不是你的错。

  

  有研究表明,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,其隐案比例是1:7。

  也就是说,你看到的一条性侵儿童的资讯,背后可能还有7个同样受到侵害的儿童。

  我希望,我们不要再谈“性”色变。

  

  希望这种历时10年编写试验的教材,能够送到我们的孩子手里。让他们知道,这不是他们的错。

  

  但我更希望,我们的法律法规,能够对这些犯罪分子严惩。不要让这些恶魔的手,再伸向我们的孩子。

  在我敲下这行字的时候,我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。

  

  我希望,这些特殊矫治管控措施,能够早日落到实处。震慑犯罪分子于无形之中。

  即便胆大者犯罪一次,也让他终生无法再犯。

  近10年过去了,我们已经等得够久了。

  我们的孩子,还能再等下一个10年吗?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

  2017年,我写了一篇关于淘米公司的文章。

  

  文章讲的是淘米公司开发了一个游戏,一群禽兽利用这个网络游戏性侵幼女,长达7年的时间。

  这篇文章引发了很多读者的讨论。他们其中大多数都是第一次知道,原来一些肮脏不堪,见不得光的人,就生活在我们周围。

  7天后,我收到了淘米公司的律师函。

  这款游戏叫做“小花仙”,它是淘米公司运营的一款面向少女儿童的换装游戏。

  

  游戏里的服装道具确实很好看,加上操作也很简单,“小花仙”吸引了一大批未成年少女。

  但是这一套漂亮衣服,换算成人民币要几十块钱,而这样的衣服在这个游戏里,有成百上千套。

  小孩子们当然没有那么多钱去买,只能辛辛苦苦的去攒游戏里的道具灵豆,攒够了再去兑换套装。

  

  单看游戏设定,“小花仙”绝对不可能会和成年男性挂钩。

  但不知道他们其中的哪一个,发现了这款游戏,一双双罪恶的眼睛,开始盯上游戏里的女孩们。

  渐渐地,“小花仙”里开始出现这么一群人——他们在世界频道发言,号称自己会免费送可以兑换套装的米米卡。

  

  当然,前提是你可以视频,一丝不挂的那种。

  小女孩们根本不懂这些,她们甚至还在收到米米卡之后,在对方的留言板给“好评”。

  在裸聊之后,一些人甚至还会在现实中约这些孩子出来,实施侵犯。

  他们还有群,会互相分享经验,分享“资源”,有人洋洋得意的炫耀,自己已经“得手很多次了”。

  

  这一现象,在“小花仙”里,整整存在了7年。在这7年里,淘米公司对此视而不见,默许罪恶之手,一次次的伸向未成年少女。

  直到2017年5月,微博网友“黑客凯文”将这件事情曝光,这些卑劣行径,才被大众所知。

  这个话题,受到众多网友关注,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首。

  面对网友们的口诛笔伐,淘米在几天后,给出了自己的处理办法——关闭世界频道发言功能。

  

  全民谴责,可性侵儿童的人,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处罚。

  这件事,就这样不了了之了。

  距离“小花仙”事件,已经过去整整两年,恶魔们还在吗?孩子们还好吗?

  01

  去网上搜索相关的消息,我发现,2019年8月25日,曝光过“小花仙”的微博用户“黑客凯文”,在他的微博贴出了一位网友的投稿。

  

  这位网友的表妹,还不到14岁。她在玩一款叫做“奇葩战斗家”的游戏时,看到世界频道有很多人在发单挑的消息,她也就发了一个。

  消息刚发一会,就有很多人加她好友。在PK结束后,赢了的那个人要求她愿赌服输。

  小姑娘问要做什么时,对方表示要拍裸照给他看。

  

  必须要脱光,还必须要露脸。

  这个男子的QQ资料显示,自己23岁。

  在蛋蛋姐的常规认知中,称得上猥琐、下流的,一般都是那种大腹便便、秃头的油腻中年男子。

  可他23岁,一个本该积极、阳光的青年,在诱骗一个不到14岁的小女孩给他拍裸照。

  和最近的我一样,“黑客凯文”当天晚上气的没有睡着。

  他以为自己两年前的曝光,会改变一些东西。

  但事实上,什么都没有。

  为了去见识这些人的“庐山真面目”,蛋蛋姐下载了一款游戏。这款游戏的核心用户基本都是“00后”,号称是“00后最受欢迎的社交养成平台”。

  

  和大多数游戏一样,它也可以换装。这款游戏有上千种服饰,满足不同人的审美。

  而它的另一大特色,是社交体系。

  正常情况下,这个社交体系的画风是这样的。

  

  蛋蛋姐特意去请教了公司“00后”实习生,才弄明白“mmdd”“wysln”等词的意思。

  尽管有代沟,但谈论的大多也是一些关于追星、恋爱的话题。

  但只要超过三分钟,你就会看到这样的消息。

  

  找女儿,找妹妹,找宠物,一开始在游戏里看到这些词,蛋蛋姐我有些懵。女儿和妹妹好理解,那宠物又是什么呢?

  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两个人在游戏里可以结成宠物关系,而且还会自愿达成一份宠物协议。

  

  触乐网的记者窦宇萌曾卧底过这些游戏平台,和游戏中的一名男子结成宠物关系后,对方要求他听从一切命令。

  但这些命令是什么呢?发语音叫对方主人,脱光衣服用手机拍摄身体给他看。

  只要有一点违逆,对方就会生气地说:你不听主人的话了吗?

  我们永远不会想到,一个十几岁的女孩,在面对这些时,会发生什么?

  我们也很难想象,在网络环境愈发改善的当下,这些词会和“00后社交平台”产生任何的联系。

  最令人意外的是,这些消息,都有很多人点赞,甚至还会有人主动在下边回复。

  也就是说,他们很受欢迎。

  

  这一场景,和“小花仙”莫名的相似。

  有个成语叫做“附骨之疽”,形容侵入到内部又难以处理的势力。而这群人,就是未成年少女的“附骨之疽”,他们比大多数人更了解未成年少女。

  2

  你一定听说过“PUA”,听说过“杀猪盘”,但那些都是针对特定的成年人群。而这群藏在网络里的黑手,针对的是十几岁的女孩子。

  他们明白未成年少女们的梗,知道未成年少女们喜欢什么,也懂得怎样一步步的降低她们的防备,成功诱骗。

  

  2019年8月,有网友发现咸鱼上售卖的洛丽塔裙子,一毛一件。

  

  洛丽塔是少女们很喜欢的一种服装风格。在日本,他们将洛丽塔视为可爱少女的代名词,甚至把14岁以下的少女,统称为“洛丽塔代”。

  但是一件洛丽塔的裙子少则数百元,动辄数千元。即使是二手闲置,也不可能卖到这么低的价格。

  但当你仔细去看商品详情,“一炮一件”。他们在用洛丽塔裙子当“诱饵”,诱骗未成年少女。

  

  即便是没有这么“露骨”的字眼,当其提出“面交”时,小女孩倘若没有一定的防范意识,仍会被其骗至家中,实施侵犯。

  电影《熔炉》里的一个镜头,是很多人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小女孩躲在了厕所里,校长的头突然从隔板探出。无论你躲到哪里,我总能轻易的找到你。

  

  这个电影里的情节,就在我们的生活中真实上演。

  他们就像是一群“狩猎者”——潜伏在各个游戏中,潜伏在社交平台里,眼睛盯着“猎物”,在她们放松警惕时,一击必中。

  各种APP,各种游戏,只是这些“狩猎者”的平台而已。网友举报了哪一个,他们换其他的就好。

  

  2018年12月17日,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洞井派出所接到报案,一个12岁的湖南小姑娘被网友性侵。

  警方经过长达20多天的艰难取证,终于还原了整个事件。

  犯罪嫌疑人白某,在一游戏中认识受害人后,经常与受害人进行聊天,两人成为网友。在聊天过程中,白某多次表示要和受害人谈“男女朋友”,并表示自己一定会“照顾她”、“疼她”、“爱她”。

  2018年7月底,白某来到长沙,约受害人见面,并多次实施性侵。

  

  更恐怖的是,这种对未成年的侵害,还可能会一带一。

  2013年,昆明一网友张丽回到家后,看到自己12岁的侄女一丝不挂地蹲坐在电脑前。更让她震惊的是,摄像头居然还开着,对面是一个中年男子。

  

  张丽问过侄女之后才知道,侄女在玩一款网络游戏,是对方要求她开视频裸聊。

  气不过的张丽,当即就报了警。

  警方在调查后发现,张丽侄女在玩游戏过程中,认识了一个网友,这个网友用充游戏币来诱骗张丽的侄女裸聊。

  张丽的侄女觉得这没什么损失,就答应了。在第一次收到游戏币后,她还把这个人介绍给自己战队里的朋友。

  

  到最后,张丽侄女班上20多个人,都参与了视频裸聊。

  他们仅仅是为了游戏币。

  事实上,利用游戏币充值诱骗未成年人,已经成为这些“狩猎者”的惯用伎俩。

  女童保护发起人孙雪梅在接受采访时就曾提到,她们遇到过多起,通过游戏币充值,在线上实施让孩子脱光衣服拍照、拍视频的行为。

  甚至有的受害者,最终变成了皮条客。

  

  这样的案例不计其数,小花仙7年,如今又两年过去了。时光匆匆流过,似乎没有在这件事上留下一点痕迹。

  唯一变化的,是被侵害的人数越来越多。

  03

  除了身体上的伤害,更让人心疼的,是之后带来的二次伤害。

  这些不雅照片、偷拍视频,会流向哪里呢?

  2017年7月,聊城市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刘某。他建立了一个叫做“萌妹子”的论坛,贩卖、传播儿童色情视频。

  

  2017年8月17日,郑州公安局将论坛“西边的风”管理者抓获,该网站宣传恋童癖,并有多部儿童色情视频。

  2017年8月25日,有网友曝出一个叫做“萝莉资源”的网站,大肆贩卖各种未成年人的视频和照片。

  

  2018年8月,六安市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齐某。他创办的“正太社区”网站,传播淫秽色情和图片。共有视频2000多部,图片8000多张。

  而这些网站的中最大特点,就是付费会员极多。

  “萝莉资源“网站有140万注册用户,其中20多万,都是付费会员。他们通过充值会员下载视频,再转手将这些视频卖给其他人。

  

  在QQ群和贴吧里,只要你搜索“小萝莉”、“低年级女生”等字眼,就可以搜到一大堆相关数据。

  它的最终售价,可能仅仅只有29元。而这部分人,会把这些视频免费分享给其他人。

  它们的最终传播量,可能是网站数据的成百上千倍。

  这些视频能在网络上肆意传播的根本原因,是我们的法律,对这些恶人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。

  

  在法国,向未成年人展示一些少儿不宜的物品时,可以判处5年监禁。如果这一行为发生在网络,那可加刑至7年监禁;录制、传播未成年人色情图片或视频者,分别可判3年监禁和5年监禁。

  在英国,如果没有合法理由,只要下载儿童色情,不管你传播与否,等待你的就是最高10年的监禁。

  在美国的佐治亚州,性罪犯不得在学校、公园、泳池等地方300米的范围内工作或者生活,违者立即逮捕。

  2011年7月,韩国通过了对儿童性犯罪者实行化学阉割的法案。

  

  但在中国,相关法律仍不完善。

  首先是性别。对儿童的性侵犯罪,我国法律上男女有别。奸淫未成年男性的,归入“猥亵儿童罪”,不适用于强奸罪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施害人的最高刑期不会超过五年。

  其次由于取证困难,导致定罪界限模糊。我国法律规定,“猥亵儿童可能构成犯罪,也可能不构成犯罪”。

  如果不构成犯罪,那就只适用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处理。

  

  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四十四条规定:“猥亵智力残疾人、精神病人、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。”

  只有15天的拘留。

  犯罪成本低,导致视频和图片被肆无忌惮的传播,引诱更多的人“猎奇犯罪”,这就是性侵儿童事件愈发频繁的原因。

  尾声

  在我写结尾之前,我又去看了一遍《素媛》,我试图去感受那种恐惧,然后可以写出一个振聋发聩的总结。

  但当素媛躺在病床上,问了那一句“我做错什么了吗”,我再也看不下去。

  

 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做,“有哪些你准备藏一辈子的秘密?”。

  不匿名的用户,说出来的都是特别好笑,特别囧的事情,比如吊入粪坑啊,不会二年级儿子的奥数题。

  但匿名的,大部分都在讲述,自己童年时期,遭遇过性侵和猥亵。

  他们其中,有男生,有女生。

  当你看到这些绝望、自责的文字时,很想穿过屏幕,去给他们一个拥抱,去告诉他们:

  这不是你的错。

  

  有研究表明,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,其隐案比例是1:7。

  也就是说,你看到的一条性侵儿童的资讯,背后可能还有7个同样受到侵害的儿童。

  我希望,我们不要再谈“性”色变。

  

  希望这种历时10年编写试验的教材,能够送到我们的孩子手里。让他们知道,这不是他们的错。

  

  但我更希望,我们的法律法规,能够对这些犯罪分子严惩。不要让这些恶魔的手,再伸向我们的孩子。

  在我敲下这行字的时候,我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。

  

  我希望,这些特殊矫治管控措施,能够早日落到实处。震慑犯罪分子于无形之中。

  即便胆大者犯罪一次,也让他终生无法再犯。

  近10年过去了,我们已经等得够久了。

  我们的孩子,还能再等下一个10年吗?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澳门银河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myspacesources.com 技术支持:澳门银河官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