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赤岸闽国公王积翁生平事迹考略

2019-09-07 点击:854

  王积翁(1229~1284年),字良存,号耕存(一作“存耕”),福建长溪县(今霞浦)赤岸人,南宋参知政事王伯大嗣子,赤岸王氏第17世。

  

  (一)仕宋时期

  淳祐六年(1246年)王积翁就学于国子监,次年荫补承务郎、监严州都酒务。宝祐四年(1256年),王积翁被吴潜聘为奉国军节度使推官、沿海制置使司干办公事,审结300多宗积案,并辑成《平心录》4卷。不久调任户部犒赏所检察官,免除和平镇积欠税利17万缗,使300多户人家渡过难关。

  

  景定二年(1261年)十一月,马光祖推荐王积翁任安抚司干办公事,奉旨终审所属六县案件。在余杭县,王积翁一连复审170名案犯,释放其中无辜平民,其余五县的悬案也很快办结。景定五年(1264年)三月,王积翁任淮东总领所措置籴买官、江东转运司干办公事,奉马光祖命置办建康城(今南京)平籴仓,取名“稷思堂”,筹措米十万担,缓解了粮荒。

  

  咸淳三年(1267年),王积翁出任富阳知县,治绩冠于各县。他严惩纵任家奴杀人的宗室,?申请“永与除豁”富阳县“坍逃亏”白米五百九十九石四斗有零(《咸淳临安志》),《癸辛杂识》也赞王积翁”尝宰富阳有声“。

  

  其后王积翁历任临安府通判、徽州知事、兵部侍郎、江南东路提举常平茶盐、福建路提点刑狱等职。任两浙转运司主管文字时,他力请户部放宽东南诸郡赋税缴纳时限。军帅李铨据徽州城谋变,王积翁采用分化孤立之策,成功制止叛乱。任江南东路提举常平茶盐时,他关注民生,重用积极救助饥民的郑天麟等人。

  

  王积翁仕宋30年,在商务、农业、审案、军事各方面都展现了非凡才华,他秉承了王伯大勤政为民的思想,始终关心民生疾苦,不畏强权贵胄。

  

  (二)开城降元

  南宋末年,风雨飘摇,蒙古铁骑踏遍全世界,锐不可挡。南宋德祐二年(1276年,至元十三年)二月,谢太后抱着年仅五岁的宋恭帝降元,并传旨全国停止抵抗,赵宋王朝正式谢幕。

  

  五月,益王赵昰在福州即位为帝,即宋端宗,改福州为福安府。七月,右丞相文天祥受到排挤,赴南剑州独立开督府招募义军,谢翱(长溪人,今霞浦)率乡兵投之。陈宜中等人担心文天祥势力坐大,任命王积翁为福建提刑兼招捕使、知南剑州加兵部尚书,名义上负责上三郡的防备工作。(王积翁之前因拒绝担任益王府司马而被冷落。)

  

  十一月,元兵在唆都率领下汹涌而至,攻破建宁府,招降邵武军。“宋丞相文天祥、南剑州都督张清合兵将袭建宁,唆都夜设伏败之。(元兵)转战至南剑,败张清,夺其城。”王积翁“弃南剑,走福安”。宋皇室封王积翁为宝章阁学士、福建路制置使,负责牵制元兵主力,掩护皇室安全撤离。

  

  王积翁临危受命,奈何此时的福州城缺兵无援,实为空城。以嗜杀闻名的唆都兵临城下,城内百姓人心惶惶。战则生灵涂炭,降则背负骂名,如何选择?徘徊许久,王积翁叹息着“葵藿有心终向日,杏桃无力漫随风”,单骑赴元军营谈判,以不扰民为前提献福州城和八闽郡图。仕元后,王积翁改任建宁府知府。

  

  宋元更替与明清更替情形仿佛,宋元更替之际士大夫的境遇及其选择,成为后世儒家学者竞相标榜抑或鞭挞的对象,具有强烈的代入感。不管王积翁是出于保一城百姓之安危考虑,还是改朝换代各奔前程之原因,在某些人眼中,降元本身就是道德污点。

  

  (三)宣抚福建

  至元十四年(1277年)三月,福建宣抚使潜说友筹措军粮不力,被部将李雄所杀。李雄统领着福州城内淮兵,骄横跋扈,如处置不当引发动乱,福州城内将面临浩劫。时任福建宣抚副使的王积翁镇定自若,一面为潜说友操办后事,一面与李雄虚与委蛇,收买他的部属,等到李雄完全孤立,在一个阅兵仪式上将其捕杀。王积翁以功升任宣抚使兼福州路总管、福州府尹、提刑按察使。

  

  同年七月,张世杰兵围泉州、复邵武,并寄书王积翁,要其叛元归宋。李雄余党趁机秘密串联,谋划刺杀王积翁,事败被处死。不久,元沿海经略使刘深“率白鹞舟舰,自庆元遵海而南”。张世杰等逃至井澳时龙船遇大风翻覆,宋端宗惊吓而死。刘深将王积翁与张世杰通信事启奏朝廷,王积翁上疏力辩福州城“兵力单弱,若不暂从,恐为合郡生灵之患。”元世祖降旨恕其无罪。

  

  王积翁在战乱之际,两度保全福州城,民众感恩,因此入福州名宦祠。

  

  (四)恪尽职守

  至元十五年(1278年)七月,王积翁进京觐见,元世祖向他了解日本国情。王积翁侃侃而谈,提出招徕等建议,“深契上衷”,世祖大为赞赏,加封王积翁为中奉大夫、刑部尚书、佩金虎符,仍领福建宣抚使职。

  

  至元十七年(1280年)正月,王积翁升任兵部尚书,不久转任户部尚书。在京期间,王积翁请求将南宋宫廷音乐从杭州搬到上都八作司,提议削减百官俸禄,建议拓宽山东运河以利南粮北运,皇帝均“嘉许而采纳之”。

  

  但王积翁不畏强权的性格还是给他带来了麻烦。有一次廷辩中,他当面斥责元世祖宠臣平章政事阿合马,说他“罢给官吏,积廪非法?”,遭到威胁和报复。至元十九年(1282年)阿合马被刺身亡,王积翁再次得到重用,任正奉大夫、江西行省参知政事(从二品)。将赴任时,他在政事堂分条陈述二十四事,得左丞相耶律铸器重留京。

  

  仕元时期,王积翁在其位谋其政,提出不少利国利民的建议。但受元初“南北之争”影响,备受排挤,大部分时间滞留在京城,没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才干。

  

  (五)救文天祥

  至元十六年(1279年),崖山海战十万军民殉国,南宋彻底灭亡,而文天祥已在大都关押三年。元世祖想从南官中录用人才,征询王积翁,答曰“南人无如(文)天祥者。”于是元世祖派留梦炎、宋恭帝、文璧(文天祥弟)等人劝降,均无功而返。王积翁携谕旨前往劝降,文天祥对他说:“国亡,吾分一死矣。傥缘宽假,得以黄冠归故乡,他日以方外备顾问可也……”(《宋史·文天祥传》)明确表达绝不仕元,愿出家当道士。

  

  随后王积翁联络降官谢昌元等十人,向元世祖恳请同意文天祥出家做道士,仍旧礼遇之。元代刘岳《申斋集·文丞相传》记载如下:

  

  王积翁、谢昌元相率以书,谕上意,天祥复书云:“诸君义同鲍叔,而天祥事异管仲。管仲不死而功名显于天下,天祥不死而尽弃于平生,遗臭于万年,将焉用之?”积翁知不能屈,犹奏请释天祥,而礼之,以为事君者劝……

  

  元世祖有所意动,留梦炎却跳出来坚决反对,说:“天祥出,复号召江南,置吾十人于何地!”文天祥临死前,将写给大妹的家书托付给了王积翁。元末明初,王积翁孙王畊(字季境,传为牙城王氏祖)整理王都中遗物时,发现这封未能送达的家书,并公诸于世,引起轰动。

  

  王积翁营救计划虽失败,但他不遗余力护忠臣的行为得到了后世人的部分加分,而留梦炎则成为“两浙之羞也。”

  

  (六)出使日本

  至元二十一年(1284年)正月,元朝廷计划第三次征讨日本。为息兵端,王积翁主动请缨:“日本未易以力服,而可以计取。诚令臣等备一介之使,以招徕之事,成可无残民匮财,即事不成亦无损国威重。”。王积翁和普陀山如智禅师等作为元朝宣谕使劝日本“归附”,临行之际,好友们赠诗祝愿“笑下扶桑国,归来致泰平。”。(见张伯淳《送王耕存使日本》、陈深《送耕存大参使日本(两首)》。)

  

  四月,王积翁以鄞县(今宁波)西湖边驿站为行营,征用船只,招募水手,于“五月十三日,扬帆出鄞”。五月下旬抵达躭罗(今济州岛),“住耽罗十三日”。有好心的躭罗人劝他们勿轻往日本,王积翁一笑置之。

  

  台风季节的旅途异常艰险,六月中旬,使船团在高丽合浦(今韩国釜山附近)遭遇台风,险死还生,“舟人悸久不定”。一路上恶劣的天气和躭罗人的警告,舟子任大公等人吓破了胆,加上消极怠工被王积翁处以鞭刑,心中越发怨恨。使船团在合浦整整呆了25天,才出发前往咫尺之遥的对马岛。

  

  七月十四日清晨,使船团到达日本对马岛骸山。七月十五日凌晨,岛民“举火噪讙岛“。任大公与同谋者将众人灌醉,突然暴起杀人,王积翁躲于柁楼下,求饶不得,不幸遇难,年五十有六。任大公将王积翁尸首放置船上,断船首尾伪装成日本船只,随波逐流而去。(据说漂流到广东沿海,王积翁三个儿子赶赴广东收尸,从此定居于此。因此王积翁被尊为广东粤西盈河王氏祖。)后有当事水手四人逃回永嘉披露王积翁遇害经过(见周密《癸辛杂识》),如智禅师也回忆了整个行程(见日本《善邻国宝记·海印接待庵记》)。王积翁一行航抵日本国境内,离目的地大宰府只一步之遥,功败垂成,令人叹息!

  

  元世祖两次伐日遭台风大败,使节皆被斩首。明知前路凶险,王积翁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,坚决出使日本呢?正如他自己说的,“成可无残民匮财。”第二次攻打日本时,江南军十万人,只剩三人逃回,不知多少家破人亡。此情此景,怎不叫王积翁忧心忡忡?自然是明知凶险,仍毅然前行。固然有追求政绩之需,但更多出于关心民间疾苦,舍生取义,后人不应当因其“气节有亏“一概否认。

  

  (七)死后哀荣

  王积翁死后,妻叶氏携诸孤上殿哭诉,元世祖封王积翁为“敬愍侯”,发驿券使其家属南归,并赐平江田8000亩、独院房屋一座(位于江苏无锡蜀山)。皇庆元年(1312年)三月,仁宗加赠王积翁为荣禄大夫、平章政事、上柱国,追封闽国公,改谥“忠愍”。

  

  关于王积翁祠堂,有文献记载的共五处(今已废),分别是苏州妙湛寺内“敬愍侯祠”、?苏州吴县至德乡白莲桥“忠愍王公祠堂”、宁波鄞县西湖旁(今月湖景区内)、福州乌山、霞浦赤岸“锦祠堂”。王积翁共有七子五女,其中王都中最为出色。

  

  王积翁文学作品留下不多,有五言诗一首、《稷思堂颂》、《思圣堂铭》等。

  

  历史上的王积翁是一个文武双全、心系百姓、独当一面的大臣,才华和见识在宋末和元的大臣中都可谓翘楚。他被后世人戴上“气节有亏”的帽子,历史地位无疑是尴尬的。但我们应当看到他一生勤政为民,死而后已的历史事实,对其人品与政绩予以充分肯定。

澳门银河官网 版权所有© www.myspacesources.com 技术支持:澳门银河官网 | 网站地图